黑龙江省人防信息网欢迎您!
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人防艺苑 >

人防艺苑

人生的“轻”与“重”

来源:省人防办作者:明烛编辑::hljrf点击数:
  又是一年清明祭,到了这个季节我们总会想起些什么?特别是有关人生方面的。记得,在延安学习培训也不是头一次,但这次收获颇丰,班里安排参观张思德墓,重温《为人民服务》。我久久地站在墓前,仔仔细细看着刻在墓上的碑文,脑海中回响着“人总是要死的,但死的意义有不同。中国古时候有个文学家叫做司马迁的说过:‘人固有一死,或重于泰山,或轻于鸿毛。’为人民利益而死,就比泰山还重;替法西斯卖力,替剥削人民和压迫人民的人去死,就比鸿毛还轻。张思德同志是为人民利益而死的,他的死是比泰山还要重的。”说的多好,其实,关于人生的“轻”与“重”是一个常说常新的话题,先贤们把人生“好”、“坏”用“轻”、“重”来衡量,里面另有一番意义,但基本标准是一致的。一个普通八路军战士,在烧炭时不幸牺牲,毛泽东在其悼词中诠释了中国共产党的宗旨,提出了做人的标准,做共产党人的标准,就是“为人民利益而死,就比泰山还重;替法西斯卖力,替剥削人民和压迫人民的人去死,就比鸿毛还轻。”因此,人生的“轻”与“重”,“好”与“坏”就显而易见了。
  有一次参加一位老领导的葬礼,在一个部门工作几十年,送走的老领导不计其数,有的很隆重,有的都是对他的赞许,是一个好人。那么,什么是好人、什么是坏人?谁是好人、谁又是坏人?我想每个人心中都会有不同的标准、尺度和答案。人们把区别人的标准用“好”与“坏”或是“轻”与“重”来衡量,看似有些简单,但实际上里面的内涵十分丰富。记得,小的时候都看过“地雷战、地道战、南征北战、闪闪的红星、洪湖赤卫队”等电影,谁是好人、谁是坏人,一眼便可以认出。那时候的坏人是程式化的,肩上挎着盒子枪,留着中分头,戴着墨镜、嘴里叼着烟,敞着怀,满嘴的脏话。这样的打扮一出场,不是汉奸、特务,就是地主、老财,肯定不是好人。那时候,日本鬼子、美国鬼子、黄世仁、南霸天、胡汉山,是大家公认的坏人,雷锋、董存瑞、黄继光等英雄人物是公认的好人,是大家学习的榜样。后来,电影有了悬念,特别是日本电影《追捕》里面的好人、坏人都是穿着笔挺的西服,说起话来文绉绉的,看不出来谁是好人、谁是坏人,把坏人隐藏的很深,真假难辨,直到电影快要结束时,观众一直以为是好人的,最后出乎大家的预料,坏人被戏剧性的揭露出来,在观众的惊呼和叹息声中好人变成了坏人。再后来,影视作品更加进步,比如《无间道》、《生死卧底》等作品,把好人、坏人混在一起,不好辨认。在上大学时,爸妈嘱咐的就是要近君子,远小人,听似简单,但道理深远。参加工作后,爸妈不厌其烦的还是这句话,注意坏人,防着坏人和小人,别被坏人骗了,别被小人给坑了。几十年这根弦一直紧绷着,一刻没放松。可在现实生活中,谁又能准确的说出身边的,谁是好人、谁是老好人、谁是善人;谁又能准确的说出,谁是坏人、谁是小人、谁是奸诈之人、谁是敌人呢?
  但随着年龄的增长,心目中好人、坏人的概念,渐渐的模糊。谁好、谁坏我们渐渐的有了自己认识和评判标准。有时,我自认为是好人的人,常常把我坑的最狠,做出了最坏、最不叫人理解的坏事,心目中的好人瞬间变成了永远的坏人。有时,我一直认为是坏人的人,却常常有惊人之举,做出了出乎预料的好事、善举,转眼之间坏人变成了人们眼中的好人,叫人刮目相看,真是好人之中有坏人,坏人之中有好人。好好坏坏,好坏难分。其实,世界上本无什么“好人”与“坏人”之分。有的是站在各自利益的角度来划分、来区分自己心目中的“好人”与“坏人”,每个人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,都有自己的理由和道理,只不过各自所站的角度不同、理解不同,所以,对待事物的态度自然也就不同。你认为自己是对的事情,在别人的眼里,可能就是不理解,认为你做的不对,你可能就变成了坏人;理解你的人,认为你做的好、做得对,那么你就是好人。我想无所谓是好人,还是坏人。好事做得多了,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认可,你自然就是一个好人;坏事做多了,认识你的大多数人认为你不讲究,不地道,不光明正大,那你就是坏人。好人做事考虑的是大多数人的感受,是责任,是社会的反应;坏人做事只是考虑自己的得失,根本不顾忌他人的想法。做好人累,做好人难,做好人失去的多,得到的少。做坏人,为达到自己的目的、为一己之私,可以厚颜无耻,不折手段,所以轻松,自然,令大多数人厌恶,不齿。 谁也不敢保证自己,就是一个完美的好人,谁也不能说谁,就是一个十足的坏人;现实生活中谁都做过在无意中伤害别人的事情,只要不是有意的伤害,只要是出于本能的自我保护,都可以理解,都算不上是坏人,所谓“好”与“坏”自在心中。
  当外敌入侵我们的祖国,毁坏我们的家园,掠夺我们的财富时,侵略者就是我们全民族共同的敌人,是坏人;当你的个人利益受到侵犯,那么,侵犯你利益的人,就是你的敌人,是你心目中的坏人;当你损害了他人的利益,侵犯了他人的权益,你就是他人眼中的敌人,他人心目中的坏人。如果一个人非要做“损人不利己”的事,那他就是十足的坏人;如果偶尔做一点“损人利己”的事,因为人性的自私,也还情有可原,算不上是真正的坏人;要做就多做一些“即不损人、又利己”的好事,那样你就是一个好人。我想,如果大家都能凭自己的良心做事、做人,就都能成为一个被大多数人认可的好人。我们现代人通常评价一个人的时候,喜欢用“好”与“坏”来区分;而先贤则用“轻”与“重”来评价。正如,司马迁“人固有一死,或重于泰山,或轻于鸿毛。”泰山之重与鸿毛之轻,这种对比意义深远;诗人徐志摩笔下的轻是“轻轻的我走了,正如我轻轻的来”如此之轻,这里是轻中有重,而司马迁写的重中有轻;看人只是简单地用“好”与“坏”来区分难免有点不准确了。
  正如毛泽东在《纪念白求恩》中所说的那样“一个人能力有大小,但只要有这点精神,就是一个高尚的人,一个纯粹的人,一个有道德的人,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,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。”这既是好人标准,也是做人的标准,更是人“轻”、“重”,“好”、“坏”的分水岭。

顶一下
(19)
100%
踩一下
(0)
0%
点击数: 收藏本文】【打印文章